网站首页 > 会员服务 > 他山之石
他山之石
杂货店走出了一个安徽首富
发布时间:2017-05-04 来源:中心原创

只要不违法,只要能赚钱,他就能“横冲直撞”,凭这一股“蛮劲”,他建立了属于自己的事业王国。

  

他是余渐富


  

正儿八经的“穷屌丝逆袭”

  

1956年,余渐富出生在东至县的一个穷困乡村,当时东至县还隶属于安庆市(今属池州),所以通常余渐富都被称作安庆人。

  

家境贫穷,下面还有四个妹妹、两个弟弟,余渐富20岁就在生产队当队长,但是即使是当队长也扭转不了窘迫的生活状态。

  

没几年,他感到厌倦了。

  

“我当队长好几年,只积累了一只手表,这怎么行?”他说。

  

他开始谋划着做点“投机倒把”的营生。比如倒卖柴火,没几次就相当于干了几年的生产队队长。这一开始,哪里还停得下来。

  

那年冬天,改革开放来了。就像是个新引擎,要拖着百废待兴,动起来都哼哧哼哧的“老旧”中国往前走。

  

第二年,余渐富也迎来了自己的改革。他开起了一家杂货店,成了个体户,要正经做生意了,即使要在夹缝中求生存。

  

如同当初放弃“队长”职位,余渐富一直拒绝四平八稳、一成不变,一直在以最敏锐的眼光捕捉社会上的最新风向。

  

冰棒有市场就办个冰棒厂,录像开始流行,就开个录像厅……只要不违法又能赚钱,他就可以“掺和”一手。

  

无所谓人们的质疑、鄙视,他忙活得风生水起。

  

没几年时间,余渐富生意上的营业额超过了县供销社,还成了当地个私经济中的利税大户。

  

1988年,国家开始征收个人收入调节税,余渐富说安徽的就是从他身上开征的。当年,他的一年营业额超过800万,俨然已是富户。

  

没有资源、没有背景,就靠自身的一股劲,他逆袭了。

  

“安庆光彩大市场”是浓墨重彩的一笔

  

说起余渐富的成功,就不可能避开他对光彩事业的投资,尤其是安庆光彩大市场。

  

1998年,国家批准了33个重点建设项目,包括5个光彩大市场。余渐富认领了无论是资源还是地理位置都最弱势的安庆。

  

时任中共中央统战部副部长的胡德平对这个光彩项目进行过回访,入眼的各种落后条件使他有些担忧。

  

胡德平甚至亲自找余渐富谈话,劝他不能“打肿脸充胖子”。

  

“当年我要建安庆大市场的时候,没有一个人认为我能成功。”这句话听来有些孤独,更多的是豪壮。余渐富认准的事怎么会轻易放弃。

  

事实证明,安庆光彩大市场成功了,光彩事业也让余渐富的贸易实现了规模突破。

  

为了大市场的建设发展,余渐富殚精竭力,就连整个大市场的设计细节都要亲自过问多,并多次往返上海与设计人员商讨。

  

安庆光彩大市场在建设过程中充分考虑经营户在实际经营过程中的需求,马路宽阔,干道互相连接,户户临街,没有很多市场上都存在的经营死角。大型货车可以非常方便地进出,在商铺的前门、后门都可以装卸货物。

  

“我跑过全国很多大市场,没有哪个市场在设计上这样周到地考虑到经营户的需要。”其中一个商铺老板说。

  

安庆光彩大市场完全是从零建起来的“销地市场”。建设这样的大市场是需要时间来培育人气的。

  

开业初期,为了吸引经营户,余渐富带领南翔集团经营了部分商铺,以积聚人气。为了促进商户经营,他每年拿出100多万元免费为商户进行策划、宣传,举办各种形式的展示展销会;为了方便配送,一次性购进100辆小货车赠送给商户。他还给途径安庆的客车现金补助,以吸引他们从光彩大市场旁经过,促进物流和人流。

  

到2003年,安庆光彩大市场的贸易额达到了20亿元,俨然成了全国光彩事业中的成功典型。

  

“小能人”做大慈善

  

1993年,余渐富告别个体户,成立安庆市南翔贸易公司。在开业的时候昭告大众:从南翔进货,假一罚百。

  

到1995年,余渐富的南翔在“中国500家最大私营企业”中排名第138位。

  

2004年,在安徽省民营企业百强榜单中,南翔集团纳税过亿位列第一。

  

2009胡润百富榜余渐富以财富27亿元荣登榜单第409位,并成为安徽省首富。2012胡润百富榜余渐富以财富41亿元荣登榜单第406位,再次荣登安徽省首富。

  

屡登首富宝座,但余渐富坚持不接受“企业家”的称号。他曾经多次对媒体说:"我还在补课,一直在补课。像我们1970年代做企业的创业者,文化素质普遍偏低,管理这么大一个集团不仅是一门艺术也是一门科学,我必须要补课啊。”

  

在余渐富看来,他只算得上是一个“小能人”。

  

但在大众眼里,他不仅是企业家,还是个名副其实的慈善家。

  

在2007胡润中国慈善榜中,余渐富和他的南翔集团2003年~2007年的捐赠达到2850万元,名列62位。尤其教育文化方面是他的主要慈善支出。

  

南翔集团还投资建立“凤阳新农村建设青年创业基金”,用于支持大学生创业。

  

余渐富做慈善更多地是出于本能,并未曾有过大肆宣扬,进行地十分低调。在他眼里,企业是社会的产物,该当为社会做出应有的贡献。

  

这位“草根首富”一直谦虚地认为自己没有政治家的手腕、外交家的风度,比不上那些社会精英企业家们。


但是,他“兼济天下”的胸怀和气度令人折服,有更多的“余渐富”才能给社会带来更多的希望,中国的经济能走得更远。


上一篇:商会在统筹推进“五位一体”总体布局中应有新的更大作为
下一篇:民间商会的成长需要从这几个方面着手